鍾維文 Chung Wei Wen

 

四方

...Loading...

故事 | Story
2014,三月,從香港回來的前一天,妻告訴我馬來西亞航空出事了,言語中聽出她的緊張,明天,我將飛回台灣。

回想三年前九月,依然是香港的回程,一個颱風在航道上打轉,前班後班飛機全取消,唯獨這班准時起飛,教人怎麼不緊張。

登機後,座位在右側窗,隔壁是位一身名牌的婦人,同機的有一團浙江的旅行團,成員年紀稍長,都是些很有活力的老先生,老太太,說話聲音十分洪亮,
從起飛到送餐這段時間,氣流很不穩定,依然影響不了他們的興致,大聲嚷嚷,跑前跑後,完全無視空服員耐心苦勸,而坐在身旁的貴婦總是發出不耐煩的嘖嘖聲。

我心里想,一個半小時而已,戴著耳機聽歌,倒也不覺得吵雜,很快地從窗戶看見遠處燈海,就要到家了。

飛機果然開始下降,繫緊安全帶的燈號早已亮起,旅行團的朋友們沒幾個扣上,空服員得一一將他們請回座位,
像是幼教老師和一群調皮的小朋友玩起捉迷藏,身旁的貴婦越來越不耐煩,手上佛珠啪啦啪啦配合著她的嘖嘖聲,節奏一路加快。

此時機長廣播,我們將通過不穩定氣流,所有空服員全都回座扣上安全帶,機身抖動劇烈,隨之而來的安靜可想而之,但飛機非但沒下降反而爬升,一個回旋大轉,那片燈海離我更遠了。

一趟回家路,上下起伏三次了,空中盤旋超過四十分鐘,機上悶熱,不時的抖動使原本的吵鬧變得安靜異常,唯一的聲音是身旁婦人手上佛珠快速轉動著。

以往,我常以為自己的人生,我會自己把握,但三次降落都沒能成功,有些不安的念頭經過,在夜空的雲端,不捨。

我的家,在不遠的燈海深處、在右邊窗外三次轉身,只要一次錯過,有人會替我心疼,紛亂思緒忍不住腦中想著我深愛的家人,
清清楚楚可愛的笑臉一張一張,是我的念念不忘。

踏不著地,虛無中只有假設性的自問自答,還好,雲之上,想著一次一次對妻子說過:愛妳,好愛妳,現在也不忘補上一聲。

出門前,第一次留下一張紙條給女兒,告訴她比起學業功課,我更在乎人格,想到這里,那張鬼靈精的臉平靜了我心里的迷霧,
萬一,時間真的在我面前落下,至少,我將帶著滿滿的思念和愛,夠我沉醉了。

現在回想起來,確實有種強作鎮定的坦然,同樣的夜空在今年三月,前一晚妻子的不安,讓我想起當時情境。

看著右窗不遠處,燈火燦爛,有我深愛的家人。
左邊,過去和現在茫茫人海中的萍水相逢。
前方和我自己,是生命的兩端,總是突然轉身,領略無常。

一個圖像清楚浮現,是個前、後、左、右,對應的四方。

回到家,【四方】就這樣完成,出水時,握著把手起伏,提起了就提起,放下了就放下,倒出杯杯甘苦,只有自己知道。

不同以往所做的壺,故意留一小口在壺底讓自己回味,等下一巡水注入,新中帶陳,有上一巡的回憶。
看著【四方】,心有感觸,生命有時,盡力陪伴。

購買 | Buy
 已蒙收藏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