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維文 Chung Wei Wen


過程

...Loading...

故事 | Story
先由鍛敲成形的圓,轉為方,其中最重要的技巧難度在於由圓轉方時,得先做出褶紙技巧中的暗線,否則無法敲出落差極大的轉角。

為了這四個直角,設計了複雜的暗線,花費的時間精力極可能為失敗埋下伏筆,
而這些所謂的暗線,卻像盛開的牡丹花,美得令人著迷,該不該繼續朝原訂的理想風景走去,竟然動搖了。

是不是換個名字,先摘下眼前的美麗,更有把握?
那可是從銀片開始大約十五個工作天才完成的褶線,順著走下去很快就可完成了,否則,就得賭,結果很可能失敗。

執著想看的風景,並非艷麗,而是沉穩的平靜,這是兩天后的答案。

賭,頂多失敗,不賭,摘下那朵花,聞到的只是心虛。

慶幸賭下去了,羸來魄力和勇氣,在這段時間裡,發生很多的過程。

取捨的過程。

原地孤芳自賞的過程。
怕失敗不敢向前的過程。
想通了就敲下去的過程。
原來執著也是過程。

景色真的不一樣了,好平靜。

這把壺取名過程,也決定了今後做壼的方向:不先預設題目,只記錄當下。
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