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維文 Chung Wei Wen

 

秩序

...Loading...

故事 | Story
其實,不知道自己有方向感的問題。

每次經過圓環,無論開車走路,突然一陣迷惑,我到底在那里啊!
於是,在都市里迷路,像鬼打牆一樣,早已習慣。

走錯,當然是自己該承受的后果,等待回頭找到對的方向,卻往往錯上加錯,等到的是,更多的無奈,更多的疑惑,更多的焦急,更多的疲累。

那是一種虛幻的挫折,不經意時,迷失的不是路,而是自我。

這次,不逃避了,認真的面對方向感是我的障礙,想用身體的其他知覺補強,代價就是,花了兩倍的時間完成一把壺。

這把壺,好漫長,因為我把目標放在很高的地方,錯綜復雜堆積成的山頭,滿地阡陌經緯,沒人帶路。
奇妙的是,身體自己會記憶,找不到路時,曾經聽過的鍛敲聲,沒有前后左右,只有輕重緩急。

路,愈來愈險,選擇愈來愈少,隨著來的,反而是明確的勇氣,不再懷疑。

完成后,雖然花了太多的時間,太多體力,但,似乎看見天涯。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