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維文 Chung Wei Wen


點水

...Loading...

故事 | Story
入夏以來,一天熱過一天,竹林間,漫天蜻蜓飛舞,站在二樓陽台,不時看見它們沿著溪,點水而過。

飛行直落水面之際,瞬間又爬升而起,一整個夏,就忙一件事,在水中放進點點希望,下一輪回再換一身輕盈。

欄杆上,一只蜻蜓已經無力飛行,我猜該是不停點水產卵,已筋疲力盡,一段生命的消逝即將發生在眼前。

突然,多麼希望時間能靜止,這段日子連接而來太多死亡的消息了,空難,疫情,戰爭,屠殺......甚至離老家不遠的氣爆,發生悲劇的人們生命在結束之前比不上眼前小東西來得有尊嚴,至少能安祥,完整,無憾。

比起人,蜻蜓的生命周期短多了,短到來不及擁有愛與憎恨,短到沒有時間懐念過去,短到不用期待未來,一旦開始飛翔,盡情吧!生命的重量全放在點水時產卵,點得愈多,希望愈多。

這輩子到不了的地方,下輩子。
這輩子來不及做的事,下輩子。
這輩子等不到的緣份,下輩子。
這輩子短暫良辰美景,記不了,放不下,沒關系,很快就下輩子。

是不是少了貪婪,少了欲望,少了追求,少了戰亂,少了紛爭,就可以自由飛舞。

蜻蜓飛,不畏雷雨紛紛,可否借你的翅膀讓灰飛煙滅的靈魂回到親人身邊,別讓思念無處寄情,苦等山窮水盡。
蜻蜓飛,不避天色將晚,依然起伏擺蕩,明白了緣深緣淺,抵不過鋒火斷腸,失去了誰的陪伴,模糊了誰的臉,愛為誰,恨為誰,沒有答案,只能守在孤獨中緊握絕望。
蜻蜓飛,飛進城里,一把夜火,照亮天光,火光滅盡,沒有天堂,痴心一等再等,等著忘了告別,忘了回家的你。
蜻蜓飛,槃旋的線似一枚火箭,別說只是經過,就碎了滿地,只留下再也拼湊不出完整的想你.想你.好想你。

太多不開心,想做一把壺,尋找平靜,叫她【點水】,點點希望放入壺里,窄底寛口,一眼晃然看見婉約的身影,做到這里,心事已滿,不能自己,只有一個想法,好想要一個自由純淨的舞台,讓快關不住的情懷縱意流露。

【點水】說的是〝希望〞,苦難已太多,活著就有希望。

回想起來,至今多少年頭過了,時間不等人,蟄伏多久了?我可曾像蜻蜓一樣,輕盈遨翔?



購買 | Buy
已蒙收藏

Scroll to Top